本期嘉賓
  王緝思 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
  張燕生 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秘書長
  金燦榮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
  主持人
  南方日報記者 王騰騰
  策劃 羅彥軍
  在北京舉行的APEC會議已經落下帷幕,國家主席習近平12日在人民大會堂同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會談,習近平強調要從六個重點方向進一步推進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緊接APEC會議之後,習近平又抵達澳大利亞參加G20峰會。近期的國際政治熱鬧非凡,且中國表現耀眼,這無疑將成為建設新型大國關係道路上的又一個重要節點。
  新型大國關係將如何建設?面臨哪些挑戰?中美之間關係如何發展?本期圓桌將進行解讀。
  中美要跳出修昔底德陷阱
  南方日報:在建設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關鍵詞中,首要的就是不衝突與不對抗,雙方在這一點上的共識如何?
  王緝思:中美兩個國家不衝突不對抗已經有35年以上的歷史了,現在兩國關係已經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兩個國家都不希望衝突與對抗。如果兩個國家都是按照承諾去做,而且方向正確,衝突與對抗都不會發生。我們說中美之間合作的背後是競爭,反過來也可以說競爭的背後也有合作。
  金燦榮:在處理我國主要的外交關係方面有幾個新的提法:中國外交四個部分組成,大國外交、周邊外交、發展中國家外交、多邊國際組織外交。大國外交是新型大國關係,周邊外交是親、誠、惠、榮,發展中國家是正確的義利觀,多邊外交比較強調積极參与全球治理。新型大國關係目前有兩層含義,第一層含義是專門針對中美關係的,第二層含義是泛泛的指中國與其他大國的關係。毫無疑問,我們中國最早提出新型大國關係還是針對中美關係,中美關係面臨一個現實,2010年開始中美就是一個明確的老大、老二關係了,這在西方歷史上叫“修昔底德陷阱”。但是中美之間應該有一個共識,跟歷史上的國家相比,我們有責任跳出“修昔底德陷阱”,中美不能衝突,因為我們衝突不僅是兩國的災難,也是整個人類的災難。
  共同演進有益於規避衝突
  南方日報:雖然竭力避免衝突與對抗已經成為了兩國的共識,但仍然存在這種風險,如何規避風險?
  王緝思:兩個國家最關心的事是不同的。通過媒體報道可以看出,中國最想向美國傳達的是我們發展的道路是正確的,制度是健全的,未來也有改善的餘地,美國要尊重中國的政治制度以及主流的價值觀。而美國想跟中國說的是,我們美國沒有衰落,雖然美國經濟總量從上世紀末占世界經濟總量的30%降到了現在的22%或者更低,他們最關心的是中國會不會對他們造成障礙或挑戰。
  張燕生:2014年,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的經濟規模將超過美國,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2019年中國經濟規模將超過美國20%。在所處的階段來看,中國很像“90後”,有朝氣但缺少經驗;美國很像“50後”,經驗豐富但是缺少動力。“90後”想進入到舞臺中央,但是“50後”希望“90後”永遠伴舞,不希望和“90後”共舞,更不希望“90後”獨舞,這就是衝突和矛盾的來源。從這個角度來講,“90後”可能會經過一個比較長的伴舞階段,然後走共舞階段。
  金燦榮:基辛格老先生前年寫了本書叫《論中國》,最後一章提了個詞,叫“共同演進”,雙方不要使對方屈服,而是大家相互適應。具體演進的方法就是中國要承擔責任,美國要和中國共享權利。如果按這樣一個“共同演進”的態度,中美做好應該做的,我相信大國衝突是可以避免的。
  APEC展示中國大智慧大責任
  南方日報:中美之間的互相不信任的情況應該如何改變?如何更好發展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王緝思:我認為中美戰略上互不信任的狀況還會持續很久。因為美國覺得中國在世界上做的很多事情可能是想要削弱美國的霸權。而我們對美國的不信任是因為美國在香港、新疆、西藏這些問題上的表態。在互相不太信任的情況下,雙方仍有許多共同利益,還得發展關係,所以就叫建立新型大國關係。怎麼去維持這個關係的穩定?就是中美“不打架”,即使“吵架”也不要吵那麼凶。在同一個世界經濟環境下,美國經濟壞了,大家肯定要遭殃。中國經濟下跌了,整個世界經濟也會失去很大的前進動力。還有氣候變化、埃博拉等,把兩個國家以及其他國家都連在一起了。
  張燕生:美國在亞太地區推動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我們在大力推崇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這次APEC峰會我們大力推動能夠包含TPP,也能包含RCEP的亞太自由貿易區。據統計,亞太自貿區帶來的經濟效益將是TPP的2.7倍,是RCEP的2.5倍。所以中國跟美國如何合作共贏,如何構建包含美國TPP成員,中國RCEP成員的戰略互信非常重要。中美之間構建新型大國關係,中間充滿了矛盾,但也充滿了機會。這次北京的APEC峰會其實很好地展示了大國的大智慧與大責任。  (原標題:中美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充滿機會)
創作者介紹

新家傢俱

tq76tqirv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